大清巨鳄 第一千零二十九章 暗度陈仓

小说:大清巨鳄 作者:塞外流云 更新时间:2018-09-14 01:07:42 源网站:笔趣阁5200
  readx(); 德意志,柏林,夏洛滕堡宫。rrtxt/read/112480.html

  夏洛滕堡宫富丽堂皇,美轮美奂,是柏林最美丽的宫殿,号称巴罗克式建筑的典范,金碧辉煌的宫殿里,已经八十出头,漂亮的八字胡已经完全花白的威廉·腓特烈·路德维希——德皇威廉一世目光锐利的看着跟前的俾斯麦,“清国与我国一向交好,真要出兵南非?”

  清国与德意志一向交好,确实是事实,在德意志未开始进行统一战争之前,清国极为重视与德意志的交往,派遣欧洲的留学生数量逐年递增,仅次于英吉利,正常建交之后,两国贸易也是逐年增加,1873年经济危机之后,贸易量才开始大幅萎缩。

  不过,在巨大的利益面前,两国良好的外交关系根本不值一提,出兵南非,顺势开拓在非洲的殖民地,这事早就已经议决。

  眼下出兵在即,威廉一世却如此问,显然是因为元奇极为反常的主动砸盘而心生犹豫,元奇此举实际上是透露出了一个重要的信息——已洞悉了欧洲各国的企图。

  俾斯麦目光平静的迎视着对方,“陛下,唯有清国与英吉利相互争斗,我国才能争取到更多的海外扩张的机会,才能逐步的削弱英吉利的实力,出兵南非,挑起战端,这是英吉利送上门的机会,我国岂可以错过?”

  威廉一世确实是有些动摇了,如果清国洞悉了他们出兵南非的意图,这一战还没开战就已失去了先机,第一次出兵海外,他自然不希望出现什么差池,目光越过俾斯麦,落在了总参谋长毛奇身上,“总参谋长怎么看?”

  对于出兵南非,抢夺德兰士瓦金矿,毛奇并不乐观,当即谨慎的道:“清国在南非部署了三个旅的兵力,如果出其不意,又是以优势兵力袭击,一战就可以攻占德兰士瓦,如果清国早有防备,增添兵力,情况就不可能乐观,清国陆军是唯一可以抗衡我国陆军是军队。”

  “截止到清国中断有线电报之前,清国并没有大举调兵的迹象。”俾斯麦连忙道:“清国沿海几大港口都处于我国的严密监视之下,清国除了从爪哇抽调兵力向孟加拉增兵之外,并无其他动静。

  相比于清国,南非距离欧洲更近,即便是同时出兵,也定然是我国先行抵达。清国股市暴跌,跌幅之大,早已超过73年的美利坚,而且已经引起连锁反应,只要攻占德兰士瓦金矿,清国经济必然崩溃。”

  犹豫了下,毛奇才道:“元奇主动砸盘,目的很明确,就是要吃掉流入清国股市的所有外来资金,这种情况下,就算攻占了德兰士瓦金矿,也未必会对元奇构成灾难性的的打击!”

  “元奇不惜整个股市崩溃,也要吞下所有的外来资金,恰恰说明元奇正面临着巨大的金融危机。”俾斯麦沉声道:“只要一举攻占兰德士瓦金矿,元奇必然处于崩溃的边缘。”

  顿了顿,他接着道:“另外,对于我国来说,这次从兵南非的主要目的,是挑起清英两国的战端,只一战不论胜败,对于我国来说,都有着莫大的好处。”

  威廉一世追问道:“英吉利会卷进这场战争?”

  “这是肯定的!”俾斯麦朗声道:“南非一开战,清国必然会向英吉利宣战,而且还会出兵印度,否则,这一战,清国必败。”

  联合出兵南非,是五国议定之事,此时已可谓是箭在弦上,若是此时退缩不免有损德意志威信,见的俾斯麦言之凿凿,威廉一世沉默了一阵,才开口道:“帝国急迫需要开辟海外殖民地,更需要尽快削弱英吉利,既然是机会,就好好把握吧。”

  ————

  清国,在主动中断对外的有线电报之后,大清的战争机器全面开动起来,一列列军列从各省开向青岛、上海、广州等港口,一支支规模庞大的运输船队满载着各种战争物质从沿海各大港口起航南下。

  与此同时,难以计数的海船从从大清各大海域向指定的沿海港口汇集,沿海各省气氛一瞬间就紧张起来。

  尽管所有的报纸对于这些军事调动没有一个字的报道,但遍布各省府县的有线电报网络和电话,以及渐渐完善的铁路网,使得消息飞快的散播开来,即便是再迟钝,朝野上下也都意识到大清即将爆发一场大规模的海外战争!

  作为连通铁路的主要港口之一,作为大清最重要的工业基地和军工基地,上海几乎在一夜之间就变成了一座大军营,一列列军列相继进站,一支支全副武装的队伍穿过市区奔赴码头。

  不论是上海的黄浦江各大小码头还是宝山长江沿岸的大小码头都是一番极为罕见的忙碌景象,一支支队伍秩序井然的登船,各种各样的战争物质有条不紊的装船,江面上早已进行军事管制,来来往往的尽皆是挂着海魂旗的大小海船。

  英吉利驻上海领事馆,三楼,阳台。

  驻华公使威妥玛双手撑在栏杆上居高临下的俯瞰着黄浦江上来来往往的蒸汽货船,满脸忧色,他匆匆从北京赶到上海,却连镇南王府的大门都没能进,他不知道国内那些个大人物们是怎么想的,在他看来,在军事实力明显处于劣势的情况下挑起战端,是极不明智的,而且他不认为作为始作俑者的英吉利最终能够置身事外。

  “阁下。”领会麦华佗拿着一份报纸走到他身后,“《沪报》的号外,元奇发表了一份宣言。”

  威妥玛接过报纸扫了几眼,没什么新鲜的,不过是清国一贯的风格,元奇发表的战时宣言承诺,不论是什么情况,即便战争期间,滞留在清国的交战国公民,财产安全和人身安全依然受保护,且享有平时应有的各种权利。

  他很清楚,元奇发表这份宣言不过是为了稳定人心,仅仅是上海就聚集了几万外国人,各所大学、研究机构、银行、医院、工厂以及一些大型工程都有着众多的外国人,元奇这是不希望因为战争造成不必要的损失。

  见他阴沉着脸不吭声,麦华佗小心翼翼的道:“葡萄牙、西班牙、芬兰、瑞典......等国驻华公使都前来拜访......。”

  略微沉吟,威妥玛才道:“他们都没能进镇南王府?”

  麦华佗道:“镇南王府已经闭门谢客,前去拜访的各国公使谁也没能进的大门。”

  “就说我回北京了。”威妥玛吩咐道,他也没心思去应付众人,况且这个时候也不知道如何回复众人,说不了解情况不妥,说了解情况更不妥,不见最好!

  上海,镇南王府,长乐书屋,东厢。

  东厢两个大间原本是小型会议室,此时却是变成了作战司令部,一大一小两个沙盘占据了一半的空间,四面墙壁上挂着大幅的地图和海图,易知足夹着香烟站在大幅的南非地图前愣愣出神,燕扬天捏着一份电报,快步上前禀报道:“校长,榆林、马尼拉两个旅已抵达淡马锡。”

  “嗯。”易知足收回目光,吩咐道:“让他们走巽他海峡前往马普托。”

  “是。”燕扬天朗声应道,他清楚,走巽他海峡是防备在斯里兰卡的英军舰队发现踪迹。

  见的对方没动,易知足道:“有问题?”

  “校长。”燕扬天直接道:“有线电报中断,我们对于欧洲的情况一无所知,莫桑比克和德兰士瓦只驻扎了三个旅,而电报中断已经大半个月.......。”

  易知足摆了摆手,漫不在意的道:“不必担心,我什么时候打过无把握的仗?”

  这话什么意思?难不成还有其他渠道获得欧洲的情报?燕扬天不由的满头雾水,与欧洲的有线电报就两条,一是通过奥斯曼的君士坦丁堡连通欧亚大陆,一是环太平洋海底电缆经过美利坚穿大西洋,这两条线路都已经被掐断......,迟疑了下,他才试探着道:“难不成还有第三条线路?”

  易知足听的一笑,“明修栈道,暗度陈仓,这话听说过吧?”

  暗度陈仓?燕扬天心里一喜,随即反应过来,“西北?”

  “不错。”易知足点了点头,“在第十次俄土战争尚未结束,与俄国的有线电报就已经开通,不过一直没有公开,而是作为军事机密严加保密。”

  燕扬天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末了憋才一句,“校长圣明。”

  两天后,伊犁传来加密电报,德奥意法四国相继出兵南下,总计十万大军,德意志出兵四万,其他三国各自出兵两万,各国船队皆有十余艘战舰护航。

  十万联兵?易知足放下电报,心里颇觉失望,即便英吉利从印度和澳大利亚抽调兵力,估计也不会超过五万,毕竟德意志都只出兵四万,看来,四国都怕陷入南非这个泥潭。

  赵烈文善于揣摩他的心思,也知道他对这次南非之战极为重视,当即缓声道:“南非之战,海战才是关键,德法奥意等国应是信心不足,都存着趁火打劫的想法,能打则打,不能打则退.......。”

  “鸡肋。”易知足没好气的道。

  燕扬天犹豫了下才道:“德兰士瓦金矿失守,元奇是否支撑的住?”

  “若即若离,以诱敌增兵?”易知足缓缓摇了摇头,“这一战关键还是海战,他们不敢投入太多的兵力。”

  说到这里,他顿时没了兴致,转而看向赵烈文道:“各国既然已经出兵,就进行舆论引导罢,别忘了将股市大跌的罪魁祸首栽他们头上。”

  话才落音,李鸿章匆匆进来道:“英吉利驻华公使威妥玛求见......。”

  “不见。”易知足没好气的,都已到了兵戎相见的地步,还有什么好说的。

  “威妥玛公使这已经是第三次前来求见了,大掌柜见见何妨?”赵烈文沉吟着道:“情报上并未提及到英吉利的出兵的情况......。”

  易知足一愣,确实,情报上没有提及到英吉利的出兵情况,就算英吉利不出动陆军,海军总要出动一些壮壮门面罢,怎的会连海军舰队都没出动?“带他去书房罢。”

  走进镇南王府的大门,威妥玛长长的松了口气,即便就吃了闭门羹,他还是前来求见,实则是有任务在身,有线电报切断,信息不通,他必须先将英吉利摘出来,眼下这情况,元奇必然是将英吉利列入敌人之列的,一旦刺激元奇出兵印度,英吉利就不可能置身事外了。

  易知足没象往常一般在书房外迎接,而是站在门内,待的威妥玛进来,他才伸出手不冷不热的与对方握了握手,“两国交战在即,阁下前来,所为何事?”

  “殿下这话从哪里说起?”威妥玛一脸惊恐的道:“无端端的,贵我两国怎会交战?”

  易知足一边伸手礼让,一边道:“阁下能不能告诉我,为什么我国与欧洲的有线电报会中断半月有余?我国股市暴跌,又是因何而起?”

  一落座,威妥玛便苦笑着道:“贵国股市暴跌,与我国有什么干系?我国也是受害者,大量流入贵国股市的资金都血本无归,至于有线电报中断,我也不知是何原因。”

  易知足盯着他看了足有移时,才道:“贵国不是想抢夺德兰士瓦金矿?半个月时间,贵国的舰队应该快到开普敦了罢?”

  “殿下是不是有所误会。”威妥玛连忙道:“我国怎会无缘无故抢夺德兰士瓦金矿?再说了,也没有这个能力不是?南非一战才过去几年?我国岂敢再出兵南非?况且,印度也处于贵国的威胁之下.......。”

  什么情况?难不成英吉利真没掺和?这个念头只是一闪,易知足马上就否定了,没有英吉利,德法奥意四国怎敢联合出兵南非?不过,若是英吉利出兵,威妥玛巴巴的跑来是什么目的?害怕大清从孟加拉出兵印度?

  赵烈文反应够快,已是隐隐猜到,英吉利可能确实没出兵参战,当即冲易知足使了个眼色,缓声道:“威妥玛公使前来就是为了申明这一点?”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人人阅读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大清巨鳄,大清巨鳄最新章节,大清巨鳄 笔趣阁5200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