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清巨鳄 第一千零三十一章 无心插柳

小说:大清巨鳄 作者:塞外流云 更新时间:2018-09-16 00:52:45 源网站:笔趣阁5200
  readx(); 元奇这几年为实行金本位不择手段的对外输出白银,诸如利用经济危机以巨额白银抄底美利坚,利用农业危机以白银大规模采购粮食赈济北方各省灾民等,这都是朝野上下尽皆知晓之事,谁都清楚元奇库存白银严重不足,但按照规定,在试行金本位的三年时间内,纸钞不能自由兑换黄金,但却可以自由兑换白银。rrtxt/chapter/DaHangHaiZhiKeJiDuoBao.html

  不过,因为元奇将纸钞直接与黄金挂钩,而金银兑换比在元奇大量抛售白银的情况下节节攀升,导致出现纸钞比白银更为保值,所以尽管能够自由兑换,人们出于保值的考虑,鲜少会用纸钞兑换白银。

  即便不少人都清楚的知道元奇为了赈灾大规模超发纸钞,也极少去兑换白银,因为人人都清楚,元奇掌控的德兰士瓦金矿年产量高达四百多万两黄金,折合白银过亿,几年时间就能将这窟窿填补上。

  但目前情况却是发生了变化,股市大跌,经济震荡,南非硝烟又起,而且还是围绕着德兰士瓦金矿的争夺,不少人出于谨慎的考虑,纷纷将手头的纸钞兑换成白银以求心安,真金白银毕竟比纸钞更令人放心。

  这种情况下,发布公告,禁止白银兑换纸钞。这无异于是变相的威胁恐吓,更何况,元奇既能禁止白银兑换纸钞,也就能禁止纸钞兑换白银!在人心恐慌的情况下此举不仅不能遏制挤兑的势头,反而会适得其反,会激发恐慌,引起更大的挤兑。

  胡光墉的担忧,易知足自然清楚,他不以为意的摆了摆手,“无妨,让他们兑换,皇上已下旨,战争期间禁止纸钞自由兑换白银。随时可以公告天下。”

  “如此强硬,会不会影响元奇的声誉?”胡光墉迟疑着道:“一旦引起朝野上下的反感或者是抵制......。”

  “雪岩过虑了。”易知足打断他话头道:“元奇已经彻底垄断大清的金融经济和工业经济,华元也已成为大清的法定货币流通天下,即便是当今天下人人反对、抵制华元,也无济于事,元奇有强硬的资本!也有强横的资本!”

  “该强硬时,必强硬!”赵烈文附和着道:“目前这情形,元奇若不强硬,必然会引发巨大的危机,甚至是崩溃的危险,孰轻孰重,不难选择。”

  “属下明白。”胡光墉轻声道。

  从1879年元旦起,终止白银兑换纸钞。元奇这则公告一见报立刻引起了轰动,朝野上下议论纷纷,明摆着的,元奇是希望籍此遏制纸钞兑换白银的势头,这则公告在展露元奇的强势之时,也暴露了元奇底气不足,元奇白银库存空虚的情况如今谁不知道?

  对于手中还保存着数目不菲的白银的富商巨贾,官绅富户来说,究竟是将手头的纸钞兑换白银?还是将手里的存银兑换纸钞?这是一个颇为艰难的选择。

  如今元奇强势无比,从这则公告就可见一般,终止白银兑换纸钞,必然是言出必行,握银在手,届时白银向铜钱一般退出流通,这损失可就大了。

  留纸钞在手,眼下元奇滥发纸钞,且海外开战在即,还要继续增发纸钞,且股市大跌,经济有萧条迹象,西洋又要抢夺德兰士瓦金矿,一旦战事不利或者是战事持久,天知道会是什么情况?握着大把纸钞真心难以让人心安。

  左右为难之下,很多人做出了最为明智的选择——置业!将手头的纸钞或是白银全换成资产——诸如田地、房屋、商铺,或是购买储存一些商品以保值,资金充裕者则投办实业或是独资或是合资,总之尽量将手头的钱花出去。

  即便手头资金不丰裕者诸如一些工人,也开始积极消费,钱多者买房屋,钱少则买自行车、手表、皮鞋等等在他们眼里属于奢侈品。

  谁都不愿在手里留下太多的钱,短短不到半个月时间,大清的经济居然空前的活跃起来,物价也开始稳步上扬,而物价的上扬转过来又刺激进一步的消费,谁也不愿意看着手里的钱贬值不是。

  “这可真是,有心栽花花不开,无心插柳柳成荫。”易知足朗声笑道,他是真没预料到事情的发展居然会如此出乎他的意料。

  “其实这不难理解。”胡光墉微笑着道:“目前这种情况下,不论是纸钞还是白银,拿在手中都不得心安,索性花出去,还能落得个心安。”

  赵烈文缓声道:“大掌柜,这种情况如果持续下去,对于经济是否有着极大的好处?”

  听的这话,胡光墉心里一跳,连忙道:“大掌柜,货币流通速度越快,流通中所需要的货币量就越少,反之则越多。

  我国目前因为纸钞超发,再加上许多平素里根本不参与流通的白银都突然释放出来,市场中流通的货币量已经偏大,这种情况下,货币流通速度越快,危害就越大,会造成严重的通货膨胀,引起价格的上涨,从而影响居民的消费水平。”

  “我的看法不同。”易知足缓声道:“我国货币长期以来受制于黄金白银的数量限制,与我国快速发展的工业已经不相匹配,这几年之所以超发纸钞,不只是因为经济危机的威胁,赈灾的需要,五年计划的需求,最主要的原因还是出现了通货紧缩,商品供大于求。

  这几年北方以及内陆各省工业发展快,各种大中型工程上马的也多,经济总量处于稳步上升的阶段,对于货币的需求量也会越来越大,德兰士瓦金矿的产量虽然大,但这几年留下的窟窿也不小,后继几年不可能连续大规模增发纸钞,毕竟我国纸钞现阶段是与黄金直接挂钩的。

  因此,适当的刺激和保持较快的货币流通速度十分必要,还有一点值得注意,我国百姓有储藏贵金属的毛病,民间对于黄金的需求量也十分大,一旦纸钞可以自由兑换黄金,必然会有大量的货币变成黄金退出流通市场。”

  胡光墉可没敢想那么长远,他据理力争道:“目前这情形已经引起了通货膨胀,若是不加阻止,任由发展下去,必然会出现严重的通货膨胀现象。”

  “不至于出现严重的通货膨胀,雪岩过虑了。”易知足笃定的道:“眼下物价上扬,只是一种不理智的消费,很快就会平抑下来。再说了,真要有严重通货膨胀的苗头,也可以通过增加供求进行缓解,如今世界范围内又是经济危机又是农业危机,我国工业又是处于快速发展时期,不论是农业还是工业,增加供求皆是轻而易举。

  另外,适当的通货膨胀是一件好事,不要提及通货膨胀就视如洪水猛兽。这段时间,我关注的重点在南非,雪岩不妨密切的关注各省的情况,若有严重通货膨胀的苗头,及时禀报。”

  顿了顿,他接着道:“还有,令各省分行,元旦之后严格贯彻执行禁止以银兑钞的规定,这也会导致一部分白银退出流通市场。”

  “属下遵命。”胡光墉连忙道。

  南非,莫桑比克,马普托。

  不过短短八年时间,马普托这个默默无闻的,当年不过是葡萄牙人在莫桑比克的一个小据点一跃发展成为南非第二大港口,仅仅次于开普敦,是世界有名的黄金港——名副其实的黄金港口,德兰士瓦金矿的黄金都是从马普托出发运往大清。

  为了保证德兰士瓦金矿的安全,元奇对于马普托这个清国在南非最大的港口进行不遗余力的建设,港口设施,交通设施都冠于南非,在城市建设方面的投入也同样不小,当然,军事设施建设更是重中之重,持续不断的扩建,马普托已堪称是一座军事要塞。

  临近中午,一支规模庞大的船队缓缓的驶进了马普托湾,所有船只上都悬挂着大清的黄龙旗,居中的一艘体型庞大的战舰上,易正行一脸兴奋的站在舰桥上望着前方的陆地,马普托他并不陌生,七年前,他到海军镀金参与过莫桑比克海战,如今可说是旧地重游。

  七年前,他参加莫桑比克海战时身份不过是一个参谋,如今却是海陆总司令,全权指挥南非战场,跟随他前来的是从马尼拉和榆林抽调的两个旅以及护航的一支份舰队,早在君士坦丁堡有线电报中断之时,他就快速南下,汇合两个旅之后匆匆赶来以加强马普托的防务。

  港口码头,早早就赶了过来迎候的莫桑比克军区一众军官坐在临时搭建的长棚里兴致勃勃的闲侃着,“与英吉利在南非一战,这才几年光景,想不到又有不开眼的敢来太岁头上动土......。”

  “报纸上语焉不详,知不知道到底是哪个国家,敢如此胆大包天。”

  “还能有谁,必然是英吉利了,显然是研制出鱼雷了,胆子变肥了。”

  “英吉利的可能性真心不大,就算英吉利海军有了鱼雷,陆军有了重机枪和速射炮,也不可能是咱们对手,咱们跟英吉利前前后后打了几仗了?三仗罢,哪次英吉利赢了?”

  “你们看报都不注意措辞,不明势力,这个词你们好好琢磨琢磨,这不是指的哪一个国家,明摆着的,这次是几国联兵,欧洲人就好这一口,动不动就几国联合出兵.......。”

  “好家伙,可能还真被你说中了,快说说,会是哪几国?”

  “不可能是法兰西,普法战争战败,法兰西可以说是一蹶不振......。”

  “难不成是德意志?那这一战可就真有点子嚼头了。”

  “能有什么嚼头,德意志陆军也就能在欧洲称雄......。”

  “你小子口气倒是不小,校长对于德意志陆军都不敢有轻视之心,真要是德意志,可别掉以轻心。”

  “听说指挥这一战的海陆总司令是咱们的少掌柜,都说将门虎子,不知道咱们这位少掌柜,世子爷,学了咱们校长的几分本事?”

  “这可不好说,总之肯定是远远不及校长的。”

  “那还消说,校长可是咱大清的军神,大清的陆军海军都是校长一手创办,从创建元奇团练开始,大大小小无数一战,从未有败绩,堪称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少掌柜可就不好说了,这是第一次正经八百的领军出征罢。”

  “咸吃萝卜淡操心,国之大事,唯祀与戎,校长是什么人,军国大事,岂会儿戏?遣少掌柜来,自然有其道理。”

  “说的是,退一万步说,如今有线电报可是便捷的很......。”

  话未说完,有眼尖的一眼瞅见军区司令冯子才纵马而来,赶紧提醒道:“司令来了。”

  一众军官顿时住口,齐齐起身迎了出去,已经六十的冯子才依旧身手矫健,纵马到的长棚前一圈马头,纵身下马,道:“检查军容,列队,随我迎接德兰士瓦总统。”

  一众军官列好队不久,就听的一阵急促的马蹄声,一骑当先的正是德兰士瓦总统小比勒陀利乌斯,不消说也是赶来迎接他们少掌柜易正行的。

  小比勒陀利乌斯抵达马普托已经有两天了,冯子才特意发电报请他前来,却又不说明是什么情况,令的他这两天也是心上心下,清国正厉兵秣马出兵海外的消息他已是有所耳闻,但具体是什么情况他却不清楚。

  下马与一众军官见礼之后进的长棚,小比勒陀利乌斯这才忍不道:“冯司令是想让世子殿下亲口告诉我事情的真相?”

  到了这个时候,冯子才觉的也没有隐瞒的必要,当即朗声道:“具体是什么情况,我也不清楚,只知道,南非又将燃起战火。”

  “英国人?”小比勒陀利乌斯沉声道:“英国人难道还没死心?”

  冯子才云山雾罩的道:“欧洲切断了有线电报,无法获得详细的情报,目前还无法判断敌人是谁,不过,应该不止一个。”

  还不止一个?小比勒陀利乌斯心里一惊,欧洲人这次是几国联合从兵?

  “总统先生无须担心。”冯子才似乎能看透他的心思,“只要我国掌控着制海权,就能利于不败之地。”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人人阅读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大清巨鳄,大清巨鳄最新章节,大清巨鳄 笔趣阁5200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