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林中文网 50ZW.LA,最快更新史上最强赘婿最新章节!

  (谢谢盟主听雨10000的五万币打赏)

  什么是无敌统帅?

  大傻算吗?

  他不是的,他是无敌先锋。

  仇妖儿是吗?

  呃!

  这个人太牛逼,暂时不列入考虑范围,我们只说正常人,不谈BUG。

  所谓的无敌统帅,并不是熟读了多少兵书,也不是何等之聪明绝顶。

  周瑜很牛逼,巨牛逼。

  但他算是儒帅。

  无敌统帅大概像是韩信,霍去病这种人。

  这种人不但能够坐镇指挥,也能够上阵厮杀。

  这种统帅仿佛天生就有一种嗅觉天赋。

  他们是为战场而生的,天生能够激发士气,天生能够练兵,天生能够嗅到敌人在哪里,天生能够嗅到敌人的破绽。

  而且最可怕的是这种人甚至是不练级的。

  冠军侯霍去病,他练级了吗?

  完全没!

  跟在舅舅卫青学习了一段时间后,十七岁的他就带着八百骑深入敌境,斩杀俘获匈奴两千多人,其中就有匈奴单于叔祖籍若侯,单于的叔父罗姑比等等一堆大人物。

  十九岁的时候,霍去病就担任骠骑将军,率领大军出击河西,歼敌四万,俘虏匈奴王、王母、单于阏氏、王子、相国、将军等一百多人,立下了惊天动地之功。

  十九岁,仅仅才十九岁!

  苦头欢卓一尘大概就是这一类的天才。

  他从小一直在卓氏学习战场武道和兵法,十八岁考中武状元。

  十九岁去天涯海阁学习个人武道,国学,算术,哲学。

  成为大盗苦头欢之后,他率领麾下二百多人,纵横于越国东部,吴国东南部,来无影去无踪。

  在越国官方,天南行省总督确实没有正儿八经围剿过他。

  但是在天北行省,在吴国南部,官方可是十几次对苦头欢进行围剿,最多的时候出动了六七千人。

  结果一根毛都没有抓到。

  他麾下这二百骑,在吴越两国完全如入无人之境。

  虽然表面是匪徒,但是他从来不劫掠平民,不祸害地方,只对为富不仁的巨室下手。

  而且他麾下的二百骑明明是匪徒,但是令行禁止,拥有极高的荣誉感,甚至都和他一样视钱财如同粪土。

  这压根就不是一支盗匪了,甚至是一支拥有精神信仰的军队,尽管他们的信仰只是替天行道。

  “殿下,我麾下还有二百部众,我想要全部招来。”苦头欢道。

  宁政道:“行!而且这二百骑全部作为你的亲兵,我一个不动。”

  苦头欢道:“待我写一封密信,沈公子派人去越国东北海域的大罗岛,他们见到信物和密信后,就会立刻动身来国都的。”

  大罗岛?

  沈浪知道这个地方,确实是一个人迹罕至的岛屿,而且已经不在越国的海域范围了,也不在吴国海域,用现代地球的话说就是属于公海了。

  原来苦头欢的基地在那里,难怪吴越两国动用那么多的人力也找不到。

  苦头欢决定做什么事情,一分钟都等不得的。

  他开始写密信。

  这上面的字,沈浪没有一个认识的。

  总之就是很怪的文字,这个世界上没有的文字。

  “这些字是你自己造的?”沈浪问道。

  苦头欢道:“贻笑大方。”

  还真是他自己造的?

  这就牛逼了。

  苦头欢道:“我们之间的密信不仅仅用自己造的字进行交流,而且就算这些字也只是代码,收到密信之后,还需要进行破译。”

  沈浪和宁政不由得惊诧。

  这是国家级别的保密方式了,你区区一个二百人的盗匪,有必要这么高端吗?杀鸡用牛刀啊。

  “我听张玉音学士说,你是一个学渣啊?”沈浪道。

  苦头欢叹息道:“我十九岁去天涯海阁,但是我之前从来没有学过国学也没有学过算术,我一去那里就被逼着和十八九岁的同学一起学习,所以……”

  原来如此。

  那……真是太惨了。

  这就等于说小学都没有读过的人直接进入了大学,直接从大一开始学。

  难怪苦头欢天天挨打,天天挨骂,简直怀疑人生。

  但是,他竟然也真的学出来了,可见天赋之高。

  接着苦头欢道:“殿下,我们只有一个千户的编制吗?”

  沈浪道:“暂时只有一个千户的编制。”

  苦头欢道:“那我麾下的十个百户呢?”

  “喏,在那里?”沈浪嘴巴一努,朝着院子里面横七竖八躺着吹牛的十个乞丐指去。

  顿时间。

  苦头欢觉得头皮一紧,后背一阵阵发凉。

  明明是秋末,阳光温暖,却莫名觉得空气中好冷。

  就这十个乞丐?

  沈公子您这种天才这么不讲究吗?还是有特别的嗜好?

  您是不是偏爱把事情拔高到地狱级难度啊?

  没有困难也要制造困难?

  这十个乞丐,完全是无药可救啊,就算闭着眼睛去街上拉人,也比这十个乞丐更强了。

  太离谱了啊。

  这十个乞丐半残疾也就算了。

  关键是流浪时间太久了,整个心性全部懒散了。

  整个人几乎都废了。

  刚才他们练习拉弓,不到三十斤的小弓,没有一个人能拉开。

  而且练习不到一刻钟,就要休息两个时辰。

  休息就休息,可以站着,最多就是坐着休息。

  而这群人竟完全瘫躺在地上。

  毫无畏惧之心,面对沈浪和宁政,也完全视而不见,依旧在吹牛,吹得昏天黑地。

  瞧瞧此时这些人在干嘛?

  一个在抠脚,然后放在鼻子地下闻,还在惋惜最近洗澡太勤了,积年的老味不见了。

  还有一个在憋屁,憋到极致后,然后猛地放出来,然后惋惜说:又失败了,又没能崩出屎花来,最近吃得太干净了。

  这群人已经不能用废物来形容了。

  简直就是……残渣。

  苦头欢道:“沈公子,对于这十个人,您有什么目标吗?”

  沈浪道:“有啊,还有38天就要进行武举考试了,我希望他们全部中举。”

  顿时间。

  苦头欢彻底呆了。

  头皮发麻得整个头盖骨都要掀开。

  足足好一会儿,苦头欢颤声道:“沈公子?要不然您给我一副毒药,我这就把命还给您?”

  救命之恩,不得不报。

  但是这件事情你就算把我杀头一百遍,我也做不到啊。

  你让我带人上阵打战,就算没有刀剑,起码也要给一根木棍啊,你这给我十坨屎算是怎么回事啊?

  沈浪道:“卓兄,你去仔细观察每一个人,看看能够发现什么?”

  苦头欢上前,仔仔细细观察每一个乞丐。

  这十个乞丐顿时停止了吹牛,被苦头欢的目光看得发毛。

  看什么看?

  老子就算最穷困潦倒的时候,也没有卖过屁股啊。

  现在已经做上百户官,更不可能去卖/屁股了。

  苦头欢不但看,而且还动手捏,还用鼻子嗅。

  顿时,这十个乞丐吓坏了。

  这是要干啥啊?

  “别动手动脚的啊,这光天化日的,你就算想要做什么,起码也要天黑……”有一个乞丐拼命挣扎,不让苦头欢乱摸。

  “啪!”苦头欢一巴掌拍下去。

  顿时,这个乞丐直接被拍在地上,一动不能动,就仿佛一只不断颤抖的青蛙。

  整整看了一刻钟,苦头欢回到了沈浪的面前。

  沈浪道:“看出来了吗?”

  苦头欢点头道:“看出来了,我在他们身上嗅到了熟悉的气息。”

  这种血脉力量的气息是非常玄而又玄的,大概也只有同类才能感觉到一丁点。

  沈浪道:“那你也知道,为何他们会成为这个样子了?每一个人身体都是扭曲变形的。”

  苦头欢道:“他们血脉的力量非常强大,每天都自然而然地吸收天地元气,但是又得不到激活和释放,所以就在体内进行报复性的反弹,致使身体扭曲,我以前也曾经遇到过。”

  沈浪道:“如果我能够将他们体内血脉成功激活,甚至更上一层楼,那会出现什么结果?”

  苦头欢道:“他们每个人都差不多三十岁了,血脉吞噬天地元气至少已经二十几年了,已经累积了非常多的能量,只要能够顺利激活,他们瞬间就能够拥有强大的力量和精力。”

  就如同大傻。

  人家到现在都没有正常练过武,每天就是挡剑。

  结果多厉害?

  上了战场后,他的威力甚至超过了剑王李千秋。

  就算是单打独斗,他几乎可以挡住百分之九十九的高手。

  为何?

  就是因为钟楚客大宗师把大傻体内的黄金血脉力量激发了出来而已。

  这股力量已经存在大傻体内十几年了,只不过得不到引导,一旦激发出来,瞬间就会非常强大。

  这十个乞丐体内的血脉能量积攒了二三十年,一旦激活,虽然不至于像大傻这么厉害,但也绝对是很惊人的。

  沈浪道:“国都周围的眼睛太多了,明天我就带着他们出城,去一个偏僻没有人烟的地方,对他们的血脉进行激活,然后密训。”

  苦头欢忽然道:“沈公子,我同意出城去偏僻之地,但是激活他们血脉能不能拖延两日。”

  这话一出,沈浪不由得愕然。

  这是为何啊?

  苦头欢道:“一旦激活了血脉,他们就成为正常人了,而且还是拥有强大力量的正常人,他们的心态就完全变了。而一个人的磨难是宝贵的,他们现在是残疾人,别看他们天天欢快无比,但内心早已经冰冷绝望。我想要趁着他们冰冷绝望的这两天时间,把他们的纪律性也训练出来,这样才能刻骨铭心。”

  沈浪道:“怎么训练?”

  苦头欢道:“打,往死里打!”

  接着,苦头欢转身进入房间之内,找到一支鞭子,藏在袖子之内。

  走到院子外面,他朝着十个乞丐拱手行礼到了:“诸位弟兄,我叫苦一尘,从今以后就是你们千户,大家就在一口锅里面吃饭了,请诸位兄弟多多关照。”

  十个乞丐躺在地上有些不耐烦,但还是随便拱手道:“好说,好说。”

  “我们一定关照你。”

  “虽然你是千户,但没有我们兄弟们帮衬,你这千户也做不下去,所以你以后也要乖巧一点。”

  “对,对,对,要有个先来后到。你虽然是千户,但毕竟是后来的,资历没有我们深。”

  “小苦啊,你知道做官最重要是什么吗?要先学会做人!”

  苦头欢笑道:“一定,一定,诸位兄弟的教诲我都记住了。”

  然后,他脸色猛地一冷,从袖子里面抽出鞭子,直接冲上去,对着十个乞丐狂抽。

  “啪啪啪啪……”

  “站起来,全部给我站起来。”

  他对着每一个人都狂抽。

  这剧痛,真是让人屎尿齐出啊。

  顿时间,十个乞丐完全被打懵了。

  一个个鬼哭狼嚎,撒泼打诨。

  但是苦头欢的策略就是,谁哭喊得最厉害,就专门去打他。

  直接将他抽得满地打滚。

  真的打得屎尿齐出。

  这十个乞丐,先是嚎叫,然后是咒骂,然后是告状。

  “沈公子,救救我们啊。”

  “五殿下,救救我们,要死人了,要死人了。”

  “我们不干了,不干了,散伙,散伙!”

  苦头欢一见,目光直接盯着那个说散伙的人。

  “你说要散伙?”他目光仿佛择人而噬。

  那个乞丐一哆嗦,颤抖道:“我们是来当官的,不是来受罪的,五殿下和沈公子都没有管我们,你区区一个千户又算得了什么?”

  苦头欢寒声道:“你说要散伙?”

  那个乞丐一抖道:“你逞什么官威?新官上任三把火,别以为我们不懂,你这种套路我们在丐帮见多了,你以为能够吓到我们?”

  苦头欢寒声道:“你说要散伙?”

  他的声音越来越冷,目光杀气越来越浓。

  顿时那个乞丐吓得一阵哆嗦,但这群人都是滚刀肉,已经彻底一无所有的人,不管怎么样也不能输了阵势,听到苦头欢的逼问,顿时寒声道:“是有如何?散伙就散伙!”

  苦头欢冷道:“你说要散伙,那就是逃兵,按照军令,逃兵一缕绞死!”

  他二话不说,直接找了一根绳子,攀在树上,打了一个结

  然后,一把提着那个乞丐的脖子,直接将他脑袋往绳子上一套。

  “既然做了逃兵,那就不再是兄弟了,到了地狱后不要怪我。”

  苦头欢一踢板凳。

  那个乞丐的身体顿时垂落下来,悬挂在半空。

  从头到尾,苦头欢没有任何犹豫。

  说要绞死,直接就吊死。

  那个乞丐拼命地挣扎,面孔涨红,眼睛鼓出,舌头吐出。

  剩下九个乞丐完全惊呆了。

  直接魂飞魄散。

  这……这是一个阎王啊。

  说杀人就杀人。

  说吊死就吊死。

  “你竟敢杀人?兄弟们跟他拼了!”

  这十个乞丐每天都朝夕相处,当然充满了感情,有人一怂恿。

  顿时,剩下九个乞丐直接冲上来,要救进行绞刑的那个乞丐。

  但是,苦头欢挡在前面。

  于是这九个乞丐纷纷扑向苦头欢,要和他同归于尽。

  但是,苦头欢一脚一个。

  直接将他们全部踢飞出去。

  一个个飞出十几米,狠狠砸在墙壁上,吐出半口血。

  脑袋砸在底边上,鲜血淋漓。

  而吊在树上的那个乞丐,拼命挣扎,挣扎,挣扎。

  然后,挣扎的力度越来越小。

  舌头吐出很长,眼睛充血,屎尿流出。

  宁政不忍,上前道:“苦将军,念他是初犯,饶他一命吧。”

  顿时,剩下九个乞丐跪在地上,嚎啕大哭道:“是啊,将军,饶我兄弟一命吧。”

  苦头欢寒声道:“军法无情。”

  宁政拜下道:“他们是我招来的,之前没有管教过,所以这才说出散伙之话。俗话说有教无类,我们不能不教而诛!”

  苦头欢道:“殿下,既然进了军中,那就应该懂得军法。不能因为不教就不去学,既然我是千户,那练兵之事就交给我,殿下就算是主君,也不要过多干涉。”

  “是!”宁政更加卑微拜下道:“苦将军,这一切都是你的权力。但是我没能教好他们,我也有罪!”

  沈浪道:“苦将军,这样如何?殿下以发代头,为这个百户换得一命如何?”

  宁政二话不说,拔出匕首,把自己的一头长发全部割断。

  可不像是曹操,象征性割了一缕,而是直接全部割断,就留下一头短发。

  而此时,吊在树上的那个乞丐已经不动了,仿佛已经死了。

  苦头欢上前,一把将那个乞丐放了下来。

  听他的心跳,已经没有了,呼吸也没有了!

  沈浪道:“赶紧做人工呼吸,做心肺复苏。”

  然后,他把人工呼吸和心肺复苏的办法告知了苦头欢。

  苦头欢二话不说,对这个乞丐进行人工呼吸。

  按压他的胸口。

  这个乞丐满嘴唾沫,舌头露出,满口腥臭。

  但苦头欢仿佛丝毫未觉。

  不断地嘴对嘴人工呼吸,不断地按压心脏。

  整整十分钟后!

  终于,这个人恢复了呼吸,恢复了心跳。

  剩下十个九个乞丐,顿时瘫倒在地,喜极而泣。

  竟然真的活过来了。

  明明已经死掉的人,竟然救回来了。

  太神奇了!

  救活了那个乞丐后,苦头欢面孔冰寒起身,一字一句道:“这次是宁政殿下以发相代,但殿下也只有一头头发,下一次你们难道要殿下斩首相代吗?这是唯一一次,也是最后一次,再有下一次,杀无赦!”

  “听到了没有?”

  顿时,九个乞丐乖巧道:“是。”

  苦头欢道:“现在所有人给我站直了,坚持一个时辰不要动。就算倒下了,也立刻给我站起来,谁要是动了,休怪我鞭下无情!我这个人心狠手辣,你要愿意死,我也愿意埋,任何不听话的,我就一直打,要么打到听话,要么打死为止!”

  然后,这剩下的九个乞丐就歪歪斜斜站在那里不敢动。

  但是他们那里支撑得住啊,不到几分钟就动了。

  苦头欢冲上去,手中的鞭子疯狂地抽打下去。

  那架势,就是真的往死里抽。

  旁边的一个乞丐吓得猛烈哆嗦,充满了尿意,他想要举手去尿。

  苦头欢猛地一转身,目光如电朝着他射来。

  那个乞丐猛地一抖。

  不用去厕所了,因为已经尿了。

  苦头欢丝毫不在意,就盯着他。

  你尿了不要紧,但也不能动。

  ………………

  尽管距离武举已经越来越近了,按说应该争分夺秒立刻激活这十个乞丐的血脉。

  但是苦头欢不急,那沈浪自然也不能急。

  在五王子府,所有人都要尊重苦头欢的绝对权威。

  在军事武道方面的事情,只要他决定了,没有任何人可以质疑,没有任何人会否定。

  知人善用,疑人不用,用人不疑。

  要钱给钱,要什么给什么。

  宁政没钱,沈浪也没钱,但是天道会有啊。

  宁政决定夺嫡之后。

  天道会立刻在国都专门成立了一个办事机构。

  这个机构只负责一件事情,专门给钱!

  沈浪要多少钱,给多少钱。

  只要沈浪的亲笔条子,见条子就给钱。

  不仅仅是钱,还有任何物资。

  天道会不敢相信宁政能够夺嫡,但是他们相信沈浪,沈浪说要投资,那他们就投资。

  因为从头到尾,沈浪创造的所有奇迹,天道会作为战略盟友,看得最是清楚,甚至比张翀还要清楚。

  而且万一宁政夺嫡成功。

  那……整个越国的贸易权瞬间就变色,天道会直接就能逆转,将隐元会按在身下。

  甚至天道会内部已经开始清算债务。

  想要看越国国库究竟欠了隐元会多少债务,万一宁政继位要打压隐元会,天道会要随时准备接管这笔债务。

  什么叫接管这笔债务?

  就是先出钱替越国国库还了这笔钱,然后变成越国欠天道会这笔债务。

  大致结算了之后,天道会脸色都变了!

  宁元宪,你究竟是多么会败家啊?

  你欠这么多钱,晚上睡得着觉吗?

  于是,天道会再成立了一个组织。

  这个组织也只有一个功能,专门负责攒钱,随时准备接管越国对隐元会的债务。

  这笔债务实在太大了,天道会又处于急剧的扩张期,战略收复期,需要天文数字的金币。所以想要攒出这笔金币,哪怕以天道会的力量,也要积攒许多年了。

  但现在宁政夺嫡刚刚开始而已,还要不了多少钱。

  就比如这一次,沈浪索要二十匹千里马,也就是两万金币而已。

  天道会二话不说,几天之内就给宁政府上送来了二十五匹千里挑一的骏马。

  经过了五天的调教!

  这十名乞丐完全焕然一新,绝对令行禁止。

  就算身体扭曲残疾,站得歪歪斜斜。

  但是每个人都能做到站着不动两个小时,一动不动。

  而且只要苦头欢一声令下。

  任何事情都要做。

  说倒下就倒下,哪怕前面是一坨屎,正好会砸在脸上。

  说站着不动,就一动不动,哪怕有一条蛇正钻入他们的胸口。

  而且该睡觉的时候,也绝对不敢说一句话。

  因为一旦睡觉的时候说话,就直接把嘴巴缝起来。

  是真的用针线缝起来,整整三天时间。

  这三天时间只能用管子吸取流食吃,不会饿死。

  苦头欢练兵之狠,连沈浪都毛骨悚然。

  那十个乞丐见到苦头欢,真的如同见到阎王,见到鬼一般。

  甚至做噩梦,苦头欢都是唯一的内容。

  沈浪曾经秘密找苦头欢谈过。

  “卓兄,练兵不都讲究恩威并施吗?要让人敬畏交加,而现在这些人畏你如鬼,但是也恨你入骨。”沈浪是疑惑,而不是质疑。

  苦头欢道:“公子,所谓恩和敬是要在战场上生死与共才能真正交心。平时靠解衣衣我,推食食我只能简单地收买人心,不够深邃和震撼。现在让他们畏惧,就足够了。”

  沈浪道:“一切你说了算,那现在进度如何?”

  苦头欢道:“这群人已经有纪律了,可以离开国都,去偏僻之地密训了,并且激活他们的血脉了。”

  ………………

  次日!

  沈浪,苦头欢,武烈率领一百名女壮士,带着十个乞丐离开了长平侯爵府,离开国都。

  苦头欢带着银面具。

  整个国都的民众再一次见到了无比奇葩的一幕。

  整整二十五匹骏马,千里挑一的超级好马,让人垂涎三尺。

  但是……

  十个乞丐,骑着十匹好马简直不堪入目。

  因为他们不是骑在上面,而是用绳子捆在上面。

  这些人压根就不会骑马,而且身体扭曲残疾,也根本骑不上去。

  就只能用绳子捆着。

  众马奔驰。

  这些乞丐原本想要鬼哭狼嚎,但是一想到苦头欢的可怕,顿时闭上嘴巴。

  就算吓得屎尿齐出,也绝对不喊喊出声,不然就要被缝住嘴巴,甚至更惨。

  但是苦头欢一声令下:“可以惨叫!”

  于是,十个乞丐尖叫连连,惨绝人寰。

  “驾,驾,驾……”

  “啊……啊……救命啊,救命啊,要掉下来,掉下来了……”

  玄武大道上,无数百姓纷纷停下看热闹。

  太荒谬了。

  太可笑了!

  距离武举考试仅仅只有一个月左右了,沈浪你现在才开始训练这些人的骑术,是不是有点晚了?

  而且你是这样练骑术的?

  就是把人如同粽子一样捆在马背上?

  真是大开眼界啊。

  今年小丑特别多,但没有一个人超过你沈浪啊。

  真的是好马啊,可惜被一群废渣骑了。

  总之,沈浪率人出城这一幕,简直让人不忍直视。

  太惨烈了,太尬了。

  就你这十个废物,还要参加一个月后的武举考试?

  简直是疯了。

  别说一个月,就算十年也没用。

  就你这堆垃圾,还要去密训?

  然后,本来已经稍稍偃旗息鼓的御史们再一次纷纷弹劾。

  请求国君剥夺这群人文武监生的身份,剥夺他们参加恩科考试的资格。

  再一次要让沈浪向天下谢罪。

  跪在圣庙之前三天三夜。

  十个乞丐绑在马背上出城的这一幕,国君也看到了,他在皇宫的最高处眺望到的。

  然后,整个人都要气疯了。

  丢人,丢大人了。

  凭什么啊?

  你沈浪胡作非为,却要我宁元宪丢人现眼?

  他忍得好辛苦,才没有派人冲出去将这十个乞丐全部斩尽杀绝。

  接下来几天的朝会,都不能消停了。

  这群御史又要天天喷了。

  宁元宪又只能硬着头皮装傻,当作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

  但他已经在心中立誓。

  等恩科考试结束,沈浪找的那十一个乞丐全部落榜之后,他一定会下令将这十一人斩杀成为十几截,这样才能解他心头之恨。

  …………

  沈浪找的这个秘密地方距离国都一百多里。

  是一个巨大的湖泊,中间有一个湖心岛。

  上面有一个废弃的庄园。

  这个庄园也是天道会提供的。

  在这里密训能够绝对的保密了。

  因为庄园里面有围墙,周围都是湖面,任何人都不能窥探。

  当然!

  沈浪也有些想多了。

  就你这十一个垃圾乞丐,鬼才会来窥探你密训。

  这就仿佛索马里足球队担心巴西队来偷窥你训练一样可笑。

  想要我们窥探你战术,起码要要先进世界杯再说,索马里足球队连非洲杯都没有参加过呢。

  …………

  湖心岛庄园的地下密室内!

  十个乞丐惶恐不安。

  他们整整齐齐躺在石床上,而且全身都被捆绑了。

  接下来,沈浪要给他们集体注射黄金血脉蛊虫,要激活他们的血脉力量,甚至改造提升血脉级别。

  之前他在苦头欢身上是成功了。

  但是在这十个乞丐身上能不能成功?

  有自信,没把握。

  但只能成功,不能失败。

  一旦失败!

  那一切都付之流水。

  一个多月后,恩科考试泡汤。

  所谓五王子夺嫡,彻底沦为一场笑话。

  沈浪和国君的赌约,也彻底失败。

  “呼……”

  沈浪长长呼出了一口气。

  然后准备开始!

  苦头欢寒声道:“接下来,不管发生了什么,任何人不得出声,否则割掉舌头!”

  顿时,十个乞丐咬紧牙关,夹紧屁股,唯恐发出一点点声音。

  这个苦阎王说到做到,他说要割舌头,就一定会割的。

  沈浪拿出十个针管,每一个针管里面只有一毫升左右的黄金血脉蛊虫。

  正是开始!

  沈浪动作神速!

  一个一个连着注射。

  短短两分钟内,全部注射完毕。

  一毫升的黄金血脉蛊虫,全部注入了十个乞丐的体内。

  然后,是彻底的寂静!

  紧接着是如同战鼓一般的心跳声。

  这些人的心跳起码加速了两三倍,而且非常响。

  在这密室内,十个人的心跳声,真的仿佛鼓声。

  紧接着……

  “噗噗噗……”

  每个人开始喷血。

  鲜血如同喷泉一般,从嘴里直接飙射出来。

  然后……

  身体皮肤开始龟裂。

  鲜血不断涌出。

  “可以喊叫……”苦头欢下令。

  顿时,地下密室传来了无比凄厉的惨叫声。

  撕心裂肺。

  让人毛骨悚然。

  然后,沈浪见到了惊悚的一幕。

  这些乞丐扭曲的身体,活生生被抽直了。

  不仅如此,这群人的血脉开始用力鼓起,仿佛随时都会胀裂爆炸。

  “啊……啊……啊……”

  无边无际的痛苦!

  “砰砰砰砰……”

  然后捆绑住他们的坚固绳索,纷纷断裂!

  不成功便成仁!

  要么收获十具尸体!

  要么收获十个超级强者,创造前所未有奇迹,惊爆所有人的眼球。

  ………………

  注:第一更送上,我去吃饭然后写第二更!诸位大佬,求支持求月票呀,给大家拜了!

  谢谢丨叫我官人丨的万币打赏。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人人阅读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史上最强赘婿,史上最强赘婿最新章节,史上最强赘婿 武林中文网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