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上最强赘婿 第293章:考试结束!沈公子真乃神人也

小说:史上最强赘婿 作者:沉默的糕点 更新时间:2019-04-25 03:56:43 源网站:126书
  短短一个时辰,兰疯子已经写完了整篇论分封建制策论。126shu

  一字不易。

  然后再一次把考卷翻过来趴在桌子上,呼呼大睡。

  这次因为耗费了不少精力和思绪,所以很快就睡着了过去,而且还开始打呼了。

  周围考生被这打呼噜声所吵,不由得抬头一看。

  这个不配为人的兰残渣竟然依旧在睡觉?

  疯了,彻底疯了!

  第一天的考试不是非常重要,你睡觉也就睡了。

  但是这第二天的策论完全是重中之重,你竟然也趴着睡觉。

  宁政和沈浪,甚至国君陛下都要成为天下笑柄了。

  尤其是国君。

  他就是因为相信沈浪,所以赐兰疯子太学监生身份,让他能够参加这次的恩科考试。

  昨日武考生去围攻礼部和枢密院,国君为了你们下旨压制了所有的考生。

  这激起了多大的民愤?

  结果你每一场都在睡大觉?

  这完全是在国君脸上狂扇啊。

  你等着吧,恩科考试一结束,你兰疯子一定会被千刀万剐凌迟处死,就算沈浪也会被殃及池鱼。

  你们完了,彻底完了!

  一位考官再一次巡逻过来,再一次见到兰疯子趴着睡觉。

  不由得皱了皱眉。

  沈浪这次是完了,宁政也完了。

  听到他响亮的呼噜声,考官上前敲了敲桌面。

  顿时兰疯子换了一个睡姿,呼噜声停止了。

  考官内心一阵冷笑,然后直接走了。

  睡吧,继续睡吧,你也没有几天时间睡觉了,你很快就要人头落地了,沈浪大概也要被投入大狱了。

  国君被打脸后的大怒反应,用脚指头都可以想象得出来。

  兰疯子再一次睡到了中午。

  醒来之后,吃了中饭,然后美滋滋地在脑子里面读起了西游记。

  尽管他更加喜欢斗破苍穹,但没有办法,斗破苍穹第一本昨天已经看完了。

  这一看,又是到了晚上。

  考场内点起了无数的蜡烛。

  今天的策论虽然只有一题,但是修修改改,字字斟酌,真的要耗费很长的时间。

  因为实在是太重要了,所以几乎每一个考生都翻来覆去修改许多遍,确保达到内心中的完美无缺。

  兰疯子的考棚里面,依旧没有点蜡烛。

  他早早地裹着一条毯子,躺在地上睡觉了。

  这些年他几乎每一天都在地上睡觉,一直到投靠宁政之后才有床睡,这猛地回到地上睡,感觉好亲切啊。

  但是今天白天睡得太多了,到了晚上就睡不着了。

  那就再看百~万\小!说?

  于是,他就在脑子里面阅读金x梅之风月无边,读着读着兴致就起来了。

  这该怎么办是好啊?

  这可是在考场里面啊,虽然也有一个水桶,但清洗起来不方便啊

  要不然忍忍。

  在考场上自亵终究不太好吧。

  兰疯子应该打破考场记录了,点亮了某项不可告人的成就。

  第三日考试正式开始。

  今天考的是诗赋,也至关重要,毕竟在整个成绩比重中,诗赋占了三成

  准确说是诗和赋。

  也就是说,不但要写一首诗,还要写一篇赋。

  什么是赋?

  按照心雕龙里面的说法,赋就是铺才逦,体物写志。

  按照汉书中的说法,不歌而诵谓之赋。赋是一种不同于诗词,也不同于的体,介于二者间。

  诗有六义,一曰风,二曰赋,三曰比,四曰兴,五曰雅,六曰颂。风、雅“、颂是三种诗体,赋、比、兴是三种写作表现手法。

  按照沈浪的说法,诗句比较短,赋比较长,而且不太工整,但是你念着念着或许会忍不住唱出来的就是赋。

  一声锣响之后,发下了考卷。

  今天考试的时间,只有三个时辰,也就是半天时间。

  诗赋的出题,那就更加天马行空了。

  而这一次出题者,依旧是国君宁元宪,他是绝对不会放弃任何一个显摆自己才能的机会。

  兰疯子打开一看。

  题目很短!

  秋日已至,大雁南飞,举目遥望,目中是雁,心中却成鹏。

  以雁和鹏为题,各做一首诗,一篇赋,具体不论。

  也就是说,你如果用大雁做诗,那就要用大鹏做赋。反之你用大鹏做诗,那就需要用大雁做赋。

  其实国君出这道题的时候,心绪是非常复杂的。

  他之前就问过黎隼,君王如同烈日,阳光普照,却不可靠近。那他宁元宪到底是不是太阳呢,如果是的话,那为何有人能够和他如此亲近,如果不是的话,那岂不是说他不是伟大的君王。

  当然这是一道送命题,差点让大宦官黎隼哭了。

  宁元宪一直都很矛盾。

  一方面他想要做一个千秋万代的英明君主,他的偶像就是姜离帝主,气吞天下,席卷万里。

  但是他有知道自己的性格特点,敏感,狭隘,多愁善感,还带着一点点浪漫。

  他内心深处大概也知道,他是成不了千古一君的。

  心中向往是一回事,但真正做起来又是另外一回事。

  大雁是现实存在的,大鹏鸟确实幻想出来的,是上古传说的产物。

  那么所谓的千古明君是不是也是幻想出来的?现实中根本就不存在的?

  所谓的大鹏鸟,只是存在于人的理想,只存在于心中。

  唯有大雁,才是真正现实。

  国君宁元宪知道自己只是一只大雁,而不是大鹏,然后他就说这个世界上应该就不存在大鹏。

  说得更加直接一些,那就是天下的君王都是大雁,都给别装逼。

  大家半斤八两,谁也不要扮什么千古一帝。

  大雁是凡鸟,会受伤,会悲鸣,会有喜怒哀乐。

  大鹏是神鸟,完美无缺,强大无比,不会受伤,没有愁绪。

  天下现实的所有君王都是凡人,都有缺陷,唯有上古传说中的三皇五帝,如同神人一般完美无缺。

  从这道题,国君宁元宪的性格被展露得淋漓尽致。

  自恋的同时又充满了悲观。浪漫的同时又充满了狭隘。刻薄的同时也充满了性情化。

  兰疯子看了一眼题目,不由得有些惊呆了。

  沈公子真乃神人也!

  诗赋这两道题都能押中?

  那么是沈浪太神吗?

  也是,也不是。

  这一次沈浪并没有刻意押题,但是他此时对国君宁元宪的了解已经非常深了,所以有偏向性地选择策论和诗赋让兰疯子背下。

  但从另外一个角度上,沈浪给了整整一千多篇策论,几千首诗词歌赋,命中的概率真的是很高的。

  兰疯子不是金木聪。

  金木聪靠的是笔头,他毕竟不是天才,背诵的效率太低了。

  尤其是策论,背个几十篇就了不起了。

  而兰疯子背的一千多篇,几千首。

  中华上下几千年的所有经典,几乎全部被一。

  那么作为差不多字明的情况下,出题想要超过这个范畴,也不要那么容易。

  尤其是诗赋题,根本不像后世的八股,死死扣住四书五经里面的某一句话,让人没有多少发挥的余地。

  只要你愿意,怎么都能挨上。

  很快兰疯子下笔如有神。

  首先以秋雁为诗,诗曰:

  弃我去者,昨日之日不可留;

  乱我心者,今日之日多烦忧。

  长风万里送秋雁,对此可以酣高楼。

  蓬莱章金城骨,中间小宴又清发。

  俱怀逸兴壮思飞,欲上青天览明月。

  抽刀断水水更流,举杯销愁愁更愁。

  人生在世不称意,明朝散发弄扁舟。

  这首诗牛不牛?

  不告诉你诗名,也不告诉你作者是谁,但是你一看到就不由得毛骨悚然,头皮发麻。

  只看一眼,就知道这是千古不朽之杰作。

  这就是千年经典之魅力,不需要炒作,不需要包装。

  只看一眼,就直接击中你的灵魂深处。

  这首诗是李白的作品。

  当然里面有两句需要做一点点修改,因为这个世界没有建安城,也没有谢朓。

  这里的小宴,说的是这个世界顶级豪宴临。

  他一生写下了不知道多少名篇诗赋。

  当然他的代表作永远只有一本东离传,书写帝主姜离的故事。

  当然了,单纯字造诣和艺术成就上,东离传并不如他的其他作品,但是流传度确实千古第一。

  整个东方世界,甚至整个西方世界,都有无数人读过这本书。

  这本书的销量,大概是这个世界千年一来的绝对第一名。

  此人是原本住在大乾王国的都城金京,曾经他还是大乾王国的官员,提出了许多建议给姜离,但是都被否决了。

  一怒之下,这位大才子宴临离开了大乾王国,浪迹天涯,专门写书为生,成为东方世界的一代豪。

  姜离帝主暴毙后,大炎帝国征辟晏临去做官,并且让他写出一本贬低姜离的书。

  宴临拒绝了,并且放火焚山烧死了自己。

  他这辈子都没有被姜离重用,甚至一怒之下还闹翻脸了,但终究他还是以一死为姜离殉葬。

  这也成就了他不朽之名。

  兰疯子当时背出这首诗的时候,内心震撼,泪流满面,甚至几乎要灵魂出窍。

  因为他心中隐隐知道。

  这位大才子晏临,仿佛依稀是他小时候的一名老师,准确说是三十几个孩子的老师。

  这仅仅只是一种感觉而已,兰疯子不能确定的。

  李白大神的这首诗的知名度或许比不上其他几首代表作,但是水准确是丝毫不差的。

  尤其对国君宁元宪的杀伤力,绝对是必杀级的。

  宁元宪这一生最崇拜的人就是姜离。

  某种程度上,姜离的覆灭,也折断了宁元宪的翅膀,让他清楚地看到这个世界没有大鹏,只有大雁。

  这首诗的愁绪,可以直接击中宁元宪的灵魂深处。

  不仅仅是对宁元宪,甚至对所有读书人而言,这首诗都是必杀级的。

  所有竞争对手看了自渐形秽,所有考官看了灵魂酥麻。

  太牛逼了。

  百年不语的经典名诗。

  用大雁为诗,接下来就要用大鹏为赋了。

  如果说大雁写的是悲观,写得是无奈和愁绪。

  那大鹏就要脱离这种伤春悲秋,就要脱离这些比较低级的多愁善感了。

  依旧要悲。

  但是却要充满哲理,要大气磅礴。

  于是大神贾谊的鹏鸟赋就再合适不过了。

  单纯艺术成就而言,贾谊鹏鸟赋和李白的宣州谢眺楼饯别校书叔云绝对不相上下。

  看看里面的这些字,这些句子。

  万物变化兮,固无休息。斡流而迁兮,或推而还。

  祸兮福所依,福兮祸所伏;忧喜聚门兮,吉凶同域。

  且夫天地为炉兮,造化为工;阴阳为炭兮,万物为铜。

  就问你牛逼不牛逼?

  不管能不能看懂,不管知不知道作者是谁,当时的创作背景是什么。

  只要看到这些字,就能让人内心震撼。

  这就是字的力量,这就是经典的力量。

  千年岁月大浪淘沙,能够流芳百世的章,真真是牛逼之极的。

  兰疯子背诵这些诗赋的时候,何止是毛骨悚然,简直被震撼得想要屁滚尿流。

  激动之下,竟然想要拉屎。

  可见水平高到了何等程度?

  而且更可怕的是,兰疯子竟然觉得这些章都是沈浪自己写的。

  因为他翻遍了所有的记忆,对这些章都毫无印象啊。

  然后,他再一次被震撼得想要拉屎。

  他本来觉得自己已经是绝顶天才了,但是在沈浪面前却如同星辰和皓月一般,完全暗淡无光。

  他实在无法想象,这个世界上竟然还有沈浪这等人。

  这何止是才华横溢啊。

  普通人的才华,顶多也就是如同尿崩一般,一天四五次最多了。

  而沈浪的才华,简直如同倾盆暴雨,惊涛骇浪,源源不绝。

  短短一刻钟。

  一篇大气磅礴,深刻入骨的鹏鸟赋跃然纸上。

  尽管依旧做出了一丁点修改,因为要符合这个世界的历史,但是对整篇赋的水准完全没有影响。

  兰疯子在心中一遍又一遍念着。

  整个内心再一次受到了震撼,灵魂再一次受到了强烈的撞击,一阵阵发麻,腹部一阵阵发绞。

  不行,不行,要出恭。

  这篇赋太牛逼了。

  每一次读过之后,都激动得肚子里面翻滚,想要喷薄而出。

  兰疯子将考卷翻过来压住,捂住肚子朝着净房跑去。

  而这个时候,距离第三天的考试开始,仅仅过去了不到两刻钟而已。

  兰疯子回来之后,再一次趴在桌子上睡觉。

  考官再一次经过他的面前,但已经连看都不看一眼了。

  因为毫无意义,这个垃圾三天考试都在睡觉,已经完全没有关注的必要了。

  完全可以把他当成一个死人了。

  周围的考生也不看兰疯子了。

  因为今天考试只有三个时辰时间,要写出一首诗,一篇赋,难度还是非常高的。

  时间也很紧迫。

  大家都绞尽脑汁,哪里有功夫关注一个必死之人。

  两个多时辰了。

  已经是下午时分!

  十几名士兵在考场内穿梭,敲锣大喊道:“考试时间结束,全部停笔,全部停笔。”

  所有考生全部放下笔。

  因为这个时候若不停笔的话,就要罢黜考卷的。

  “糊名!”

  随着考官一声令下。

  上百名士兵上前,将每一份考卷都糊上名字。

  这样考官批改的时候就不会知道是谁的卷子,而且也不允许在考卷上做任何记号,否则也会立刻罢黜。

  当然了,中国古代科举到后期更加严格,甚至所有的考卷都要派人抄写一遍,免得被认出字迹来。

  越国的科举暂时还没有到这个地步。

  “封卷!”

  糊好了名字之后,这些士兵又将每一份考卷全部装入了一个大纸封内,然后用蜡封口。

  “收卷!”

  最后,三千份考卷全部收起来,立刻送去批改。

  参与阅卷的考官,仅仅只有六七人而已,却要在短短几天时间内批阅三千份考卷,这个工作量是非常大的。

  接下来三天三夜内。

  这些考官都不得离开门一步,吃喝拉撒全部在里面,一直等到阅卷结束,才能够离开。

  “所有考生,离开考场!”

  随着一声令下。

  三千个人不人鬼不鬼的东西,离开了考场。

  每一个人都臭不可闻。

  虽然已经是九月,天气谈不上热,但是也绝对不冷,考场又闷又逼仄,三天两夜下来,所有人浑身都馊了。

  兰疯子算是最好的。

  因为大部分时间都在睡觉休息,没有挥汗如雨。

  所有考生精疲力尽。

  看到兰疯子之后,稍稍迟钝了几秒钟,然后再一次避之如同蛇蝎,仿佛瘟疫一般。

  “不配为人兰残渣!”

  “人间祸害沈赘婿!”

  “这两个人都要完蛋了,榜单一出来,就完蛋。”

  “这个兰疯子三天考试,整整睡了三天,几乎没有答卷。”

  “这是打国君的脸啊。”

  “等着吧,等着吧,这个兰疯子一定会被千刀万剐,沈浪也一定会被关入大理寺监狱。”

  “这个跳梁小丑,终于要完蛋了。”

  “世间再无残渣赘婿,甚好甚好。”

  两刻钟后!

  兰疯子精神奕奕回到了宁政府邸。

  他显得非常兴奋。

  因为这一场考试太顺利了,比想象中的情形还要好十倍。

  但是

  完全无人迎接。

  剑王李千秋在偷袭大傻,一分钟偷袭三四十下。

  大傻的惨叫不绝于耳。

  沈浪在地下密室里面做实验。

  宁政迎了出来。

  “兰先生辛苦了。”

  然后,宁政朝着边上的武烈道:“武烈将军,麻烦你去把沈浪请来。”

  片刻后,沈浪才出现在兰疯子面前。

  “考试结束了?”沈浪这几天都在做实验,真的几乎忘记了时间。

  兰疯子点了点头。

  沈浪道:“考得如何?”

  兰疯子内心非常激动,但是强行装着风轻云淡的样子。

  “如无意外的话,第一名拿定了。”

  这话一出,宁政惊诧。

  武烈,咸奴等人纷纷朝着兰疯子望来?

  真的假的?

  第一名都拿定了?

  吹牛吧。

  之前宁政殿下,张翀大人说得清清楚楚,这次兰疯子考试必中,但是前三要看运气,第一名绝无可能。

  沈浪问道:“什么题?”

  兰疯子道:“策论题是论分封建制,诗赋题是秋雁和大鹏。”

  沈浪一愕。

  不会吧,究竟是我运气太好?还是我这个人太牛逼?

  诗赋题猜中不奇怪的,因为怎么都能扯得上。

  但是策论题能够押中,那真是巨大的运气了。

  当然,也谈不上运气。

  因为宁元宪想要出这道题很久了,只不过之前没有这个底气,现在苏难覆灭了,越国大获全胜,他顿时飘起来了,迫不及待了。

  沈浪朝着宁政望去道:“殿下,他真的要第一了。”

  宁政道:“祝红屏是祝氏子弟,而且是国都第一才子,非常了得的。”

  沈浪最近看过这个祝红屏的章。

  确实很牛逼,策论,诗赋都是超一流的。

  讲真话,他在诗词策论的才华,没有经过系统学习的沈浪难以望其项背。

  但是你再牛逼,能比得过柳宗元大神,能比得过李白大神,能比得过贾谊大神?

  贾谊大神何其之屌?

  李商隐诗中的贾生才调更无伦,说的就是贾谊。鲁迅口中的西汉鸿,也就是贾谊。

  此人之时政论,在中国历史上甚至能排入前三。

  过秦论、吊屈原赋都是他的作品。

  现在三个大神的作品一并出现,足以吊打全场了。

  别说祝红屏了,就算三千考生加起来,也只有被彻底碾压的份。

  如果是放在其他考场,还担心会被打压,会有舞弊。

  但正是因为有祝红屏在,这场科考就绝对的公平公正,不可能有任何作弊。

  祝红屏是越国擎天玉柱祝弘主的嫡孙,他的人生履历绝对不能有任何污点。

  他参加的科举考试,也绝对不能有任何舞弊。

  更何况沈浪背后的人其实是国君。

  舞弊打压?不存在的。

  因为最终的成绩是要通过国君宁元宪的。

  现在所有人都等着兰疯子成绩彻底扑街,这样就能打国君的脸了。

  说真的,国君现在是不敢抱有希望,但是他内心深处,甚至比沈浪更加迫切兰疯子能够榜上有名,这样他宁元宪也能扬眉吐气。

  所以这位陛下内心肯定也是崩溃的。

  怎么莫名其妙我又和沈浪捆绑在一起了?而且还和兰疯子捆在一起了。

  沈浪再一次强调道:“殿下,恩科诗,我们这第一名稳了!兰疯子,你这就去好好休息吧,我继续去做实验。”

  紧接着,沈浪鼻子嗅了嗅,道:“兰疯子,你该不会在考场里面那啥了吧?”

  这话一出。

  周围所有女人退避三舍。

  尤其是咸奴,充满嫌弃的目光望着兰疯子。

  五王子宁政就仿佛没有听见一般。

  “沈浪,兰先生,政先告辞了。”

  然后,他赶紧匆匆离去,因为接下来的话,他实在没有勇气留下来听。

  不过咸奴和武烈没有退走,她们什么事情没见过没听过。

  什么人渣没有见过?

  兰疯子被沈浪揭破之后,也不羞恼,只是悻悻道:“不好意思,沈公子的风月无边写得太好了,我脑子里面不由得回忆起咸奴姑娘,情难自已!”

  咸奴脸蛋一红,声音冰冷道:“兰疯子,你再敢提我,我一巴掌拍死你!”

  兰疯子改口道:“我脑子里面不由得浮现出我的梦中情人,所以情难自抑。”

  沈浪叹为观止:“你牛逼,你绝对是千古第一人,希望你的考卷上不要带有特殊的味道。”

  接着,沈浪朝着咸奴道:“榜单一旦公布,兰疯子就是国都第一了,咸奴你要抓紧哦。”

  咸奴再也呆不住了,扭捏转身跑了。

  顿时,地面颤抖。

  咸奴走后。

  兰疯子朝着沈浪拜下道:“沈公子真乃神人也,当日我背诵这些策论和诗赋的时候,只是死记硬背。今日书写于纸上,真是叹为观止,惊艳绝伦。尤其是沈公子对陛下心思的琢磨,让人不敢置信。”

  “沈公子真乃神人也!吾远不及也!”

  沈浪要上前拍打兰疯子的肩膀,但稍稍犹豫后放弃,

  “我只是站在了巨人的肩膀上而已。”

  “不过兰疯子你已经很了不起了,但是不要和我这种人比,我的才华好有一比。”

  “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

  兰疯子更加惊叹了。

  沈公子不但才华横溢,而且还那么直接了当,丝毫不虚伪,

  就这两句诗,绝妙,绝妙!

  与此同时,恩科试的阅卷,正在如火如荼的进行。

  注:这一章超难写,整整写了好几个小时,晚上第二更我争取十一点半左右写出来呜呜。拜求诸位大大支持,拜托了!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人人阅读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史上最强赘婿,史上最强赘婿最新章节,史上最强赘婿 126书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