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木兰也很高兴,对丁香说:“现在我们可以开始在各地修建孤儿院和养老院了,不过刚开始不能把摊子铺得太大,主要是我们的人手不足,钱财的支持也不足,只能一步一步来,先在幽州地区每一座郡城各修建一座孤儿院和一座养老院!”

  “咱们先招募一些人在这些孤儿院和养老院积累照顾孤儿和老人的经验,等过一两年,再把这些人当中表现优异的人抽调去其他城建立孤儿院和养老院,以旧人带新人的方法,逐步扩散到乾国各地!”

  丁香笑着说:“娘娘此策甚好,如此能稳步进行,娘娘和奴婢也都没有太大的压力,奴婢觉得招募的人手在人品上要好,心要善,要热心肠,有爱心,秉承宁滥勿缺的原则,毕竟这是一个特殊的行当,孤儿和孤寡老人容易偏激,照顾他们要心善、热心、有耐心的人才能做好!”

  花木兰听了丁香这番见解后称赞:“你这些想法很好,抚养孤儿和照顾孤寡老人就应该这样!这样吧,让她们几个增加招募人数,招募之后要那些人的家世查清楚,然后开始找人传授他们如何抚养孩子、照顾老人,孩子们要学习,所以孤儿院要招募教书先生。另外,修建孤儿院和养老院的也要同步开始进行,一旦那些招募的人手经过传授合格之后,新建的孤儿院和养老院要能立即投入使用!”

  丁香答应:“是!奴婢明日就派人去幽州各郡找当地官府批地建房,一旦地皮批下来就拨付钱财招募工匠开始建造!”

  就在花木兰忙着在幽州各地修建孤儿院和养老院的时候,云中朝廷又有了动静,黑衣卫探查到确切消息,云中朝廷已经开始迁都长安,这个消息刚一听倒也没什么,云中朝廷迁都长安对乾国这边似乎没有什么影响,但乾国君臣本能的感觉到了不对劲。

  得到报告之后,赵俊生这次没有大范围召集朝臣和官员们商议,而是只召集了几个比较信任的大臣到东暖阁。

  赵俊生和花木兰在东暖阁的火炕上坐好,太监就带着几个重臣走了进来,重臣们向赵俊生和花木兰行礼之后在赵俊生示意下起身在两侧暖垫跪坐。

  赵俊生对吕玄伯示意:“你把情况跟诸位卿家说说吧!”

  “是!”吕玄伯答应,用简短的语言把步六孤丽迁都长安的事情说了一遍。

  重臣们听完后都思索起来,寇谦之拱手说:“大王,从此事上也可以侧面证实魏国朝廷已经重新获得了各路诸侯的效忠,至少是暂时性的效忠,如果魏国朝廷下诏讨伐我乾国,各路诸侯必定会遵从旨意出兵!”

  “如此一来,只怕华州的薛安都就危险了,大魏朝廷若要讨伐我国,华州的薛安都就是一颗绊脚石,必定会被皮豹子和步六孤丽联手踢开,否则魏国大军从长安出发不拿下华州和潼关就无法渡河进攻并州!”

  赵俊生点头:“国师所言不错,薛安都是孤的旧将这件事情知道的人不少,步六孤丽、皮豹子他们自然是知道的,就算薛安都跟他们虚与委蛇只怕也会受到提防,薛安都再委曲求全也无济于事!”

  东方辰说:“大王,现在有两个选择:第一,下令让薛安都放弃华州和潼关,率军退入并州;第二,下令让高修率军南下,与薛安都共同出兵,在步六孤丽、皮豹子和尉眷还没有防范之前攻下河东,如此一来,并州、河东、华州、潼关就连成一片!”

  坐在赵俊生旁边的花木兰说:“华州对于现在的乾国来说是一块飞地,可这块飞地如果用得好却能起到很大的作用,它可以作为我乾国出兵进攻关中的桥头堡。现在的问题是魏国朝廷要出兵讨伐我们,而我们不能同时出兵多路攻打各路诸侯,多路出兵造成的后勤补给负担太重,以如今我乾国的国力肯定承担不起!”

  赵俊生问裴进:“我国若要主动出兵,最多可以同时负担几条补给线?”

  裴进回答说:“最多只能同时支持两条补给线!”

  “看来一旦魏国主动挑起战事,我军初期只能被动防守啊!”赵俊生皱起了眉头,他思考了一阵,当即说:“既然如此,那就只能放弃华州了!但是在放弃华州之前,必须要先拿下河东和弘农,同时死守潼关,阻挡魏军通过潼关与尉眷连成一片!”

  崔浩站出来提醒:“大王,相州刺史庞既正奉旨在洛阳游说尉眷投效我国呢,此事······”

  赵俊生摇头说:“不能再等了,只要切断长安方面与洛阳的联系,尉眷就做不了什么,就算南朝方面答应一起出兵攻打我国,尉眷也不会对南朝方面放心,他要出兵攻打我国,前提是要留下足够的兵力防备南朝,以免南朝突然翻脸端掉他的老巢!拟诏,命薛安都挥师东进攻打弘农,一定要打下函谷关,死守潼关和函谷关,阻挡长安与洛阳的联系;命高修挥师南下打下河东!”

  崔浩摸着胡须说:“此前尉眷的态度一直暧昧、摇摆不定,此举可以逼迫尉眷做出选择!不过高修手里的兵力满打满算也只有一万五千人,以这个兵力要同时守住并州和河东,压力应该会很大!”

  赵俊生思索了一下说:“要是每一座城池都派兵布防,兵力就会被分散,就算是十万人部署在并州和河东也是不够的,最要紧的还是要守好几个重要的关隘,其中平城、晋阳、安邑、雁门关等这些城池和关隘是重中之中,只要这些城池不丢失,魏国大军就不敢深入我乾国腹地!再说,就算他们拿下了并州和河东之地,想要进攻我河北之地还要穿越太行山呢,要攻下我们在太行山的各个关隘,他们没那么容易打过来!”

  “这样吧,就让高修守好并州,命张兴出兵一万攻打河东!”

  赵俊生选择出兵的时机非常之好,正是步六孤丽带着云中朝廷迁都长安之时,此时步六孤丽和魏国朝廷大臣家眷们以及五六万大军正在前往长安的途中。

  不但皮豹子没想到薛安都会突然从潼关出兵攻打弘农,就连尉眷也没想到,等尉眷反应过来出兵救援时已经来不及了,薛安都大军的攻势非常迅猛,一连四天攻下了五座城池,一直打到了函谷关。

  在赵俊生旧部之中,薛安都使用步骑兵的进攻速度是最快最猛的,他以骑兵开路,击溃前来迎战的敌军,以步兵猛攻对方惊魂不定的城墙守军,往往能一击而破城。

  而这一次,薛安都在第一天攻下了弘农县之后立即派出一支三千人的骑兵长途奔袭函谷关,等沿途的守军知道有敌军杀过来的时候,薛安都的骑兵已经绕城而去,只用了两天的时间就抵达函谷关并突袭成功拿下此关驻守。

  得知函谷关被突袭攻占后的尉眷又惊又怒,他出兵之前想要拿魏国使臣庞既开刀祭旗,但庞既已经得到撤离的通知,暗中离开了洛阳。

  随后尉眷亲自率军猛攻函谷关,日夜不停连续攻打了三天都没打下来,等到第四天他得到消息,整个弘农郡已经全部陷落,都被薛安都的人马攻占了。

  弘农郡被薛安都攻占不但让尉眷与长安方面失去了联系,连带着让他控制下的河东有悬空在外,处在被乾国势力范围包围之中。

  尉眷在率军撤回洛阳之后,他最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乾国方面已经出兵攻打河东,还是从冀州出兵,他想要派兵救援,可援兵根本无法通过乾军控制去的封锁去河东,只能眼睁睁看着河东被乾军攻占。

  失去了河东和弘农的尉眷,此时他控制区面积已经减少了一大半,实力也大幅度下降,这让他有了一种铁壁合围的感觉。

  效忠拓跋晃、与步六孤丽、皮豹子他们一起出兵攻打乾国?只怕还不等打到河北之地,他尉眷已经被乾国大军包了饺子吧?

  尉眷终于明白自己现在的处境和局势了,他已经没得选择,只能选择归顺乾国,而且他也没有了开价的资格,就看赵俊生赏多少饭吃了。

  四三九年十二月,乾京。

  吕玄伯向赵俊生报告:“大王,尉眷派人抵达邺城,向我方表达了归顺的意图,来到是他的亲弟弟尉观”。

  赵俊生其实还是很欣赏尉眷的,这个人很勇猛,但自从北魏的皇帝一个接一个死去,在几年之内连续死了三任皇帝,北魏朝廷对地方控制力下降,特别是拓跋俊在位期间胡作非为、荒淫无度,尉眷的忠诚度就直线下降,尉眷派人来表达归顺的意图让赵俊生还是觉得不太好处理。

  赵俊生问几位大臣:“诸卿认为对于尉眷,朝廷应该是什么态度?”

  东方辰站出来说:“大王,臣以为尉眷已经是没有选择了,他也没有开条件的资格,朝廷应当让他无条件交出兵权,给他在乾京安排一个官职!”

  旁边高允说:“这么做不是逼得太狠了一些,万一他一怒之下改变主意与我军死战到底,我军岂不是要承受很大的损失?”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

  chaptererror();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人人阅读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我老婆是花木兰,我老婆是花木兰最新章节,我老婆是花木兰 笔趣岛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